全国服务热线:400-028-2145
新闻动态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13625381238
电话:
8741656@qq.com
邮箱:
8741656@qq.com
地址:
北京市大兴区荣华南路26号(918博天堂大厦)
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:918博天堂 > 新闻动态 >
长大让我行走天下
添加时间:2019-01-28
 

  新一季《我就是演员》在不久前收官,最终和韩雪合演《西楚霸王》的涂松岩,获得了亚军。

  节目播出前,可能还有很多人并不认识涂松岩,其实他出道很早,经典电视剧《双面胶》里的“小男人”形象深入人心,后又出演了《王贵与安娜》《瞧这一家子》等一系列热播家庭剧。

  影视剧中的小男人,生活中是十足的好男人。三年前,儿子涂一乐出生,涂松岩不愿意错过儿子的每一天成长,进入了半息影状态,“跟宝宝在一起的三年,是互相教育互相成长的一个过程,我从一个理性的人,到如今一提到心里最软的那一块,就不行了。将来如果再有了女儿,估计我就真的彻底退休了。”

  涂松岩是地道的北京人,从小住在王府井附近,“我从出生到工作就没出过东城,东城区还是北京市最小的,特憋屈。这可能也是我后来喜欢旅行,喜欢往外走的原因,我觉得老天挺公平的,小时候让我特憋屈,长大让我行走天下。”

  涂松岩的母亲是军艺第一届舞蹈系毕业的,后来一直在北京市少年宫当舞蹈老师,父亲是公务员,他从小就奔着学经贸去的,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当上演员。

  1993年,涂松岩高三,家人从报纸看到一则广告,是为争办2000年奥运会举办的一个奥运先生/小姐风采大赛,“相当于现在的选秀吧,比赛唱歌,走模特步和一些英语口语等跟奥运相关的内容。”

  报名的地方在北京饭店,离涂松岩家很近,“吃完晚饭老妈带我遛个弯就去了,其实第二天就截止报名了,我是最后一个报的,也是最小的参赛选手。”结果,他稀里糊涂地拿了个第三名。

  当时决定报名,除了好玩,更重要的是奖品丰厚。“报纸上说头三名的奖品是音响,我喜欢音乐,那个年代家里要是能有套这个是特别让人向往的事情。我记得,奖品是夏普牌的组合音响,两个大音箱还有双卡磁带,老爸是骑着大28给我驮回来的。”

  比赛中有个评委是中戏的老教授,他劝涂松岩不如去考中戏,“所有艺术类院校我只报了中戏,就想赌一把,考不上就继续参加高考,考经贸类的,结果特幸运,一考就考上了。”

  从普通高中考入中戏,大一整整一年,涂松岩都是在不适应和自我怀疑中度过的。“说实话我对表演没有概念,我又是一个相对理性的人,不知道应该怎么进入状态。”比如,大一都会有解放天性和模仿动物的练习,老师会让同学们躺在地上,放着音乐说:“你们现在是一群小兔子,躺在柔软的草坪上。”涂松岩就无法理解自己怎么就成兔子了,他偷偷睁开眼睛瞄别人,看同学有的在吃草,有的在地上打滚、挠耳朵。

  后来他还特意去找了班主任,“我说是不是我选错行了,我这么理性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干演员呢?当时想,不行就退学吧,去学别的。”

  老师听完,跟涂松岩说了一段话,让他受益终身,“他说,‘你要相信一个合格的演员一定是在理性控制下的一种感性的释放’,我当时都听蒙了,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很多年后,才理解这句话:真正的合格演员,不是所谓的歇斯底里,他一定是有控制的,这种控制对表演起到决定性作用,它是你在不同表演环境下的一种分寸感,这种控制是你成为职业演员的前提。”

  涂松岩那一届学校已经不管分配了,毕业大戏演出时,很多单位的领导来参观,“也请了实验话剧院院长,还有演员队的领导,最终我们班包括我在内的六个直接被选中了。”

  毕业之后的四五年里,涂松岩在话剧院基本就是各种跑龙套,偶尔接一些电视剧。2003年,在张建栋导演执导的电视剧《青鸟的天空》中,涂松岩出演男二号,自此他开始在电视剧中出演一些重要角色。2006年,因饰演《双面胶》中的男一号,从此打开知名度。这之后,涂松岩接演的大部分作品,都是如《王贵与安娜》《瞧这一家子》一样的家庭剧。

  “演了《双面胶》后,我开始挺高兴的,觉得终于有个戏被大家承认了,这之后找过来很多类似的片子,我就都接了,但是你演了几年之后就会觉得有点被贴标签、被定型。会有疲惫感、落差,就想我能不能跳出这个角色去演点别的。”

  涂松岩也尝试演过一些年代戏,像《理发师》,还演过谍战剧,但观众对他的生活戏印象太深了。“后来我反倒平静了,就觉得你要能把这类角色巩固到一定程度,也是一种能力,让大家一想到家庭剧首先想到涂松岩。”不过,演家庭剧也有让他自豪的一面,“你有没有发现,家庭剧里都是女性偏强一些,所以,可以说是我捧红了很多女演员。”

  《演员的诞生》开播前就邀请过涂松岩,那个时候,他正带着老婆孩子在加拿大旅行。今年节目组再次邀请他时,恰逢中戏94班毕业20周年,“我们回学校聚会,正参观排练场呢,就有电话打来说有第二季,当时我以为还叫《演员的诞生》呢,一想我不就在这儿诞生的嘛,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点渊源,就答应了。其实我就想找找当年在排练场排练的感觉,没把它当比赛。”

  在《我就是演员》决赛的舞台上,节目组邀请涂松岩的太太和儿子给他录了一段短片,一向自称理性的涂松岩在台上哭得稀里哗啦。自从有了儿子涂一乐,涂松岩就有了心底最软的一块净土,“我是挺不喜欢在台上哭来哭去的,男人嘛,但是看到那个视频,那么巨大的屏幕上对我说爸比加油,我一下儿就受不了了。”

  自从有了儿子,涂松岩几乎处于半息影的状态,“确切地说,从我太太怀上了,我就特别在意,月子里我自己拍嗝,自己给他换尿布洗屁股,也没雇保姆,就姥姥帮忙。所以,如果再有女儿,我就彻底退休了。”